【十育人專欄】劉文平:經院“青椒”的突圍

來源:黨委宣傳部發布者:陶慧發布時間:2019-05-08


记者 谢婷婷 余冰洁 谢芳


  35歲以前,劉文平是典型的高校“青椒”:待遇、家庭、學位與職稱評定,都處在一個特殊的時期。


  2012年,劉文平博士畢業,兩年後他的博士論文獲評湖北省優秀博士論文;也是在2012年,他抓住了國家自然科學基金青年項目申報的“尾巴”,成爲我校第三位國家自然科學基金項目負責人;2016年,劉文平申報的國家自然科學基金面上項目獲批立項,同年全校只有4個項目獲此資助;2017年,劉文平被聘任爲學校七位騰龍學者之一;2018年,劉文平晉升教授。這是劉文平的學術突圍。


  與此同時,沒有假期、沒有周末、作息混亂、讀博期間依然每學年要講授近400課時的專業課,專注科研卻會遭受誤解等高校“青椒”群體的切膚之痛,劉文平一樣不落地體會著。


  回想起,從本科、碩士到博士的兩度工作後再求學的曲折經曆,劉文平直言,正是對于校園的向往和學術的熱愛促使他堅持到底;從應用數學到金融數學再到物聯網、移動計算領域的切換,劉文平也經曆了陣痛,才得以涅槃。


  笑把挫折當機遇,視科研爲趣事,從教十三載,劉文平在興趣與勤奮的引領下,從稚嫩與煩惱的“青椒”逐漸成長爲成熟的學者。如今,他已發表國際頂尖期刊和會議論文20多篇,出版專著和合著各一部,參與發明專利2項,主持國家級、省部級等各種級別的多項科研項目。


外部喧囂,影響不了獨立思考


  高考時,劉文平的英語與數學成績都是班上第一名。即便很多人告訴他,數學不是熱門專業,將來很難就業,他還是沖著“喜歡”毅然填報了華中理工大學(現華中科技大學)數學系專業。


  大學的專業數學與高中數學相比,難度陡增,“學得很痛苦,卻總是相信一定會有用,沒想到,後來數學專業爲我的科研打下了這麽紮實的基礎。”


  本科畢業後,劉文平進入海南航空公司,成爲一名軟件工程師。一年多時間裏,他時常懷念青蔥校園與學習氛圍,于是辭職考研。良好的英語和數學底子,讓他的考研之路相對順暢,一舉考上華中科技大學的研究生。彼時,他還是一個內斂、害羞、不敢在公共場合大聲發表看法的純理科男生,但在就業之際,機緣巧合進入浙江理工大學成爲一名高數助教。


  在擔任助教的過程中,他曾聽到高數老師在回答同學們“數學無用論”時的答案:“學數學就像吃飯,吃完飯你看不出肉長在身體哪個部位,可是它就是潛移默化地長在你的身體裏,學數學或者其他知識亦是如此。我無法告訴你學數學暫時對你有什麽用,但它一定會在解決問題的思維方面給你幫助。”劉文平深以爲然。這一年的助教經曆,讓他逐漸熱愛上了教師這個職業,並開始尋求回到武漢的機會。


  2006年,劉文平得償所願,進入湖北經濟學院工作。當時學校統計教學方面偏向經濟統計,他就帶起了數理統計方面的專業課。院領導們希望他與時俱進,學習數據挖掘領域,劉文平結合自身興趣,再次轉身,成爲華中科技大學電子信息與通信學院的在職博士(博士導師後來安排他研究當時比較熱門的傳感器網絡)。


  當時,他邊讀博邊工作,學校一學年的教學工作量平均在400課時左右,又恰逢結婚、裝修等人生大事趕在了一起,可謂是“焦頭爛額、無暇顧及”。從那開始,劉文平度過了4年最爲疲憊和忙碌的工作讀博期。“可以說一直到現在,我都沒有寒暑假,沒有周末,甚至沒有業余時間。”忙完這篇paper就忙下一篇的生活,讓他告別了曾經最愛的籃球場。


  雖然和脫産全日制博士相比,劉文平的求學之路略微坎坷,卻也正因爲經曆了工作與求學的兩度曲折,他比在校生更注重時間安排、工作效率和勤奮努力。同師門的博士可以在寫完論文後放松玩遊戲、打球,他就在往返學校與家的公交車上想點子、理思路。一個多小時的車程,周遭嘈雜,他也可以保持自我頭腦不受幹擾地思考。“不管外部環境是怎麽喧鬧,我總可以保持大腦這片甯靜,我在這片土地上是不會受到別人幹擾的。”


  利用碎片化時間的習慣,劉文平保持至今。現在不管去到哪裏,劉文平都會隨身攜帶pad或紙質論文、書籍,在等待、排隊或間隔的時間抽出來讀一讀,看一看。


  勤奮與興趣,讓劉文平在轉型之中,經曆陣痛,也能很快調整狀態,進入全新的戰鬥狀態。


急功近利,是做不好科研的


  從本科學數學、研究生學金融數學,到博士階段研究傳感器網絡,是一個從理科到工科的跨越。工科零基礎的劉文平,在陌生的領域裏,慢慢摸索。


  在向傳感器網絡領域轉型初期,劉文平從閱讀英文文獻入手。“當時挺困難的,文中大量看不懂的數據詞彙,我就只能從參考文獻中拓展閱讀,一般看懂一篇文章需要把所有的參考文獻都讀懂。”剛開始,閱讀一篇專業英文文獻,他需要花費一個月甚至是兩個月時間,而如今閱讀一篇難度相當的英文文獻,他只需要一個上午左右的時間。


  此外,由于中英文寫作方式與寫作思維的差異,劉文平也經曆了一段痛苦的適應期。2010年,劉文平赴香港理工大學訪問,與該校合作指導老師一起做科研項目。其時,指導老師讓他先開始著手寫論文,但寫完後,老師給出了“你寫的什麽我看不懂”的評價。老師提出,以劉文平的實力,應該可以寫得更好。


  雖然明白第一次的確不夠好,但聽到評價的劉文平還是很痛苦,又生怕辜負了老師期待,只好硬著頭皮繼續寫。曆經兩年不斷地寫、不停地改、細細琢磨,加之博導悉心教導,劉文平的論文寫作在語言、語法和邏輯方面得到了很大提升。“後來交論文給導師,他不僅能夠看懂,而且基本上不再細改,慢慢就自己能夠獨立完成了。我很慶幸自己可以遇到這麽多做學術嚴謹認真的指導老師,他們對我極高的要求才讓我現在有了一些成果。” 


  2012年,刘文平凭借读博期间的三篇一作国际顶尖学术会议论文(1篇IEEE INFOCOM, 2篇IEEE ICDCS)获得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青年项目,当年是满足申报条件的最后一年,他第一次申请就成功了。“我觉得运气挺好的,后来想想有这么幸运还是和前期的研究基础有关,当时所有评审意见中都提到了我的研究基础很好。”


  發表國際頂尖期刊和會議論文20余篇,劉文平坦言,正是由于經院這種自由的學術氛圍讓他的科研選題方向更加自由,才能在靈活、寬松的環境下産出高質量成果。與此同時,他心中對于科研的熱愛從未遠去:“我從未覺得做科研很痛苦,反而感覺很有意思。”


  2016年,爲了保持成果産出的穩定性和及時性,劉文平在校內組建了科研團隊,帶領青年教師一起做研究。


  賈玉福老師是其團隊一員。“在我的QQ好友裏,只有劉老師一人的好友類別標識是‘友誼的巨輪’。”在賈玉福眼中,劉文平做事謹慎、對待科學問題始終保持求真態度,實爲不易。“有時在科學實驗中,看似不起眼的參數調整,劉老師也會堅持做下去,並且善于轉換思路,最後反而柳暗花明了。當前青年教師面臨的主要困擾是缺乏創新合力,單打獨鬥會面臨很多障礙或瓶頸。目前來看,學校出台政策組建PI團隊很好,我在劉老師科研團隊中工作很愉快,所以基本上不存在以上困擾。”


  做科研不逐名利,在刘文平投稿期刊的选择上,也体现得淋漓尽致。选择期刊时,他更倾向于投业内公认的权威期刊,以同行评价为标准,而不是一味冲着学校奖励的期刊去投稿。“期刊评价是一个复杂的事情,计算机领域很多期刊,从影响因子看并不高,但就是领域顶级期刊,比如IEEE/ACM TON,IEEE TPDS,都只是二区期刊,IEEE TC甚至只是三区期刊。”


  在很多人看來科研名利雙收,劉文平並不贊同:“科研大門隨時向任何人敞開,是否走科研道路是個人選擇,但科研道路絕非坦途,大多人只看到科研眼前的名利,卻忽略了科研人員存在的壓力,過程的艱辛以及寫論文所面臨的崩潰狀態,急功近利是做不好科研的。”


科研與教學,必然有所偏重


  “歲月是把殺豬刀,在歲月的錘煉中我更加成熟了。”采訪時,劉文平笑著說,“我再也不是那個羞澀的小男生了。”


  從教13年,劉文平有一半的時間都站在講台上。科研讓他嚴謹、克制和坦然,教學則讓他勇敢、熱情和開朗。


  2007年,劉文平擔任統計學Q0741班的班主任。距離學生時代並不遙遠,劉文平深知高中進入大學的轉變之大與學生的自控力之差。爲了讓學生不至于從高考的高壓狀態直接進入到放飛自我的自由狀態,劉文平從學生大一入校起狠抓學風、培育習慣。


  每天早上,劉文平帶著學生去勤人坡練習英語口語,晚上則陪他們去教室自習。“還是希望他們從一開始就培養好學習習慣,正好我英語和數學能力都不錯,也希望可以幫到他們。”


  潘慧娟是劉文平擔任班主任時班上的一位學生,畢業近10年,回憶起劉文平,她依然滿懷溫情。“劉老師是值得我們學習的榜樣,對學生認真負責,我在大學期間有問題都會借課後或者晚自習的時間來問劉老師,常常和他交流一些自己的想法。”畢業時,潘慧娟的畢業論文也是劉文平指導的,爲了讓學生寫好論文,他不惜利用自己的休息時間,一點一點地磨、一點一點地改。


  在學習上嚴格,在生活中輕松,劉文平始終保持用兄長和朋友的心態,與學生相處。私下裏,他帶過的學生親切地稱呼他“平哥”。畢業時,班上二十幾個同學擠到他的房子裏,大家自己動手煮飯做火鍋,聚會聊天;如今,畢業多年了,當年的班級組建了微信群,大家時不時就在群裏聊天,每逢節假日,都不忘給劉文平發祝福。


  這或許正是對于他當年忙論文、忙讀博卻依然堅持陪著學生早自習、自修的最好回饋。劉文平至今記得,當時的忙碌與疲憊。但這顯然不該成爲學者的普遍狀態。


  “青年教師想要迅速崛起,需要在科研上投入大量精力,這就意味著他們很難在教學上花太多時間。在起步階段,科研教學齊頭並進很難保證效率。”劉文平坦言,像他一樣的“青椒”群體要尋求更大發展,科研與教學必然有所偏重,否則長時間地透支自我進入的惡性循環狀態不利于一個青年教師的健康成長。


  刘文平以自己为例,当时他发表在国际顶尖期刊IEEE TPDS中的论文灵感就来自于教学中。在一次为统计学班级上课时,刘文平讲到多元统计分析方法时突发灵感,想到实现传感器网络的节点定位研究,并在课后开始思考这一想法的研究思路,最终完成相关研究的论文发表。这种以教学带动科研,用科研反哺教学的方式让他感触很深。


  劉文平認爲,等到青年教師在科研上有一定成就、在所鑽研領域裏有一定的影響力之後,再去加強教學,才能真正做到教學、科研互相融合,實現教學科研互生互長。


  提到科學研究,有人認爲其高深、晦澀便望而卻步,只有深深熱愛科研的人們才會接踵而至,擁抱科研並沈浸其中。劉文平對教學的愛是獨特的,對教學的愛是醇厚的,對科研的愛是醉人的,堅定的追求與淡泊名利的心態,讓他將每一步都走得紮實、走得漂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