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層次人才培養呼喚深層次教育變革

來源:光明日報發布者:何建生發布時間:2020-12-26

《光明日报》( 2020年12月26日 11版)



  2020年7月,全國研究生教育會議召開,標志著我國研究生教育進入新階段,踏上新征程。教育部等三部門發布的《關于加快新時代研究生教育改革發展的意見》提出總體目標爲:到2025年,基本建成規模結構更加優化、體制機制更加完善、培養質量顯著提升、服務需求貢獻卓著、國際影響力不斷擴大的高水平研究生教育體系。到2035年,初步建成具有中國特色的研究生教育強國。 


博士研究生由統考方式向“申請—考核”制轉變是大勢所趨


  2003年以前,博士生入學統一考試是高校面向社會招考選拔博士生的唯一方式,它以考試成績(多采用“初試外語+2門專業課筆試+面試”的模式)爲基礎,在保證博士研究生招生高效有序的同時也注重考查學生的創新能力和學術能力。


  2013年教育部、國家發展改革委、財政部聯合發布《關于深化研究生教育改革的意見》,文件明確指出“建立博士研究生選拔‘申請—審核’機制”,2019年2月,國務院辦公廳發布《加快推進教育現代化實施方案(2018-2022年)》,明確要求“完善博士研究生申請—考核,和直接攻博等選拔機制”。


  如今,博士研究生普遍實行“申請—考核”制,和直接攻博、碩博連讀成爲並行的招生方式。這有助于推進統籌招生,提高研究生貫通式培養水平,進一步拓寬選才範圍。


  截至2020年,我國“雙一流”建設高校中已經實施“申請—考核”制的有127所,占該類院校的92.7%,一流大學建設高校均已實施“申請—考核”制,一流學科建設高校中實施“申請—考核”制的有85所。


  實行“申請—考核”制在英美等國的研究生招考曆史中由來已久。招生不依據統一的入學考試,而是根據申請者的教育背景、學術水平、工作經曆、研究興趣及職業發展等情況自主選拔。不管是借鑒國際經驗,還是從改善我國博士生招生效果的角度出發,我國博士研究生招考方式,由統考方式向“申請—考核”制轉變是大勢所趨。


加快建設高水平研究生導師隊伍,加大研究生分流力度


  研究生教育的發展過程中,研究生導師發揮著關鍵核心作用。加快建設高水平研究生導師隊伍,對建設研究生教育強國具有重要意義。


  2020年11月,教育部出台《研究生導師指導行爲准則》,從堅持思想引領、規範參與招生、把關學位論文質量、構建和諧師生關系等8個方面,對研究生導師指導行爲提出了“十不得”要求,爲導師指導行爲劃定底線,爲建設一流研究生導師隊伍打下了牢固的根基。同時,《關于加快新時代研究生教育改革發展的意見》中提出:加大分流力度,對不適合繼續攻讀學位的研究生及早分流。暢通分流選擇渠道,分流退出的博士研究生,符合碩士學位授予標准的可授予碩士學位;未滿足學位授予條件的研究生,畢業後一定時間內達到相應要求的,可重新申請授予學位。


  爲保證研究生培養質量,高校需加大研究生分流力度,在研究生數量快速增長的同時嚴把“畢業關”。近年來,研究生清退事件越來越多,高校嚴把“畢業關”已成爲新常態。


設立新興交叉學科門類,推動研究生教育深層次變革


  交叉學科,是指不同學科之間相互交叉、融合、滲透而出現的新興學科。全國研究生教育會議上釋放出信息,我國決定新增交叉學科作爲新的學科門類。自此,交叉學科將成爲我國第14個研究生學科門類。


  科學上的突破和創新越來越依賴于交叉學科。新增交叉學科門類,加快培養交叉學科領域人才,是新時代研究生教育深層次改革的重要舉措,滿足了我國對交叉學科領域高層次人才的需求。


  截至2020年6月30日,我國各高校(不含軍隊單位)自主設置的交叉學科數量達到了549個。開設交叉學科的高校共計160所,北京航空航天大學、成都理工大學、東北大學、中國人民大學、中國石油大學、中南大學、中山大學、河南理工大學、濟南大學、西南林業大學各有9個學科,交叉學科數量位居第一。“雙一流”院校開設的交叉學科數量大于非“雙一流”院校,共計310個,占比達到56%。


  設立新興交叉學科門類,加快培養交叉學科人才,支持戰略性新興學科發展,是加強國家治理、應對國際複雜形勢的需要,也將推動研究生教育深層次的變革。


  鏈接


赴美讀研申請量負增長


  2005年至2012年,中國學生赴美讀研申請量增長率不斷上升。2012年起,中國赴美讀研申請量增長率銳減,長期處于負增長。


  美國國務院最新公布的過去一年簽證發放數據顯示:在今年4月到9月這半年中,美國僅向中國內地發放了808張F1學生簽證,而2019年同期則發放了90410張,同比下降超過99%。


  除了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中國赴美學生簽證數量的減少也與美國對中國學生的留學政策有關。自2019年起,美國就對中國留學生加強了背景審查,尤其是涉及公派的高層次人才、敏感專業。僅2019年一季度,美國就拒簽了180余名中國學者。


  2020年5月底,美國白宮宣布,自6月1日起,禁止與中國軍方有關的研究生與學者入境美國。9月9日,美國國土安全部代理部長表示,美國將禁止某些中國研究生和研究人員獲得簽證,以防止他們竊取敏感研究成果。2020年美國先後把中國10余所高校列入實體制裁名單,嚴重惡化了美國的留學環境。


  教育部發布2021年考研報名條件中,明確了留學生報考的條件:考生錄取當年入學前(具體期限由招生單位規定)取得國家承認的本科畢業證書或教育部留學服務中心出具的《國(境)外學曆學位認證書》。


  我國考研政策的調整及美國對中國學生的留學政策,讓更多的留學生轉向國內考研,成爲2021年考研大軍的一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