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把握當前及“十四五”時期經濟工作的重點

來源:光明日報發布者:何建生發布時間:2020-12-23

《光明日报》( 2020年12月23日 16版)


  剛剛閉幕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就明年經濟工作進行了具體部署,明確要求堅持系統觀念,以高質量發展爲“十四五”開好局,以優異成績慶祝建黨100周年。遵循堅持系統觀念的原則,在理論和實踐的結合中,需要准確理解並統籌把握“立足新發展階段、堅持新發展理念、構建新發展格局”“以推動高質量發展爲主題,以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爲主線”“堅持穩中求進工作總基調,堅持紮實推進共同富裕,堅持統籌發展和安全”這幾個重點內容和相關工作部署,實現前瞻性思考、全局性謀劃、戰略性布局、整體性推進,最終實現更高質量、更有效率、更加公平、更可持續、更爲安全的發展,爲實現第二個百年奮鬥目標、實現中華民族偉大複興的中國夢奠定堅實基礎。


立足新發展階段、堅持新發展理念、構建新發展格局


  此次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強調,“適應新發展階段、貫徹新發展理念、構建新發展格局”。明年是我國現代化建設進程中具有特殊重要性的一年,我們正處于實現“兩個一百年”奮鬥目標的曆史交彙點,一方面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勝利在望,另一方面“十四五”期間將全面開啓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新征程。面對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國內外發展環境發生了深刻變化,但我國發展仍處于重要戰略機遇期,發展不平衡不充分問題依然比較突出。准確把握我國進入新發展階段的內涵要義,必須高度重視我國社會主要矛盾的變化,深刻認識到當前發展中面臨的矛盾和問題集中體現在發展質量上。爲了更好滿足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在明年乃至更長時期的經濟社會發展中,都必須更加重視推進高質量發展、更加重視推進共同富裕。


  黨的十八屆五中全會在謀劃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十三五”規劃時提出“必須牢固樹立創新、協調、綠色、開放、共享的發展理念”。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建議》進一步強調“把新發展理念貫穿發展全過程和各領域”。在推進明年經濟工作以及謀劃“十四五”時期經濟社會發展時堅持新發展理念,需要高度重視這一理念的系統性、整體性和協同性,用辯證思維科學分析並統籌把握新發展理念各組成部分之間的關系,促進創新、協調、綠色、開放、共享發展協同聯動。比如,就創新發展與共享發展的關系而言,既要推動“堅持創新在我國現代化建設全局中的核心地位”有效落地生根,又要努力規避創新過程中財富向少數人加速集中,甚至“少數人迅速獲益,多數人被迫買單”的問題;既要鼓勵新産業新業態新模式的發展,更要重視促進新産業新業態新模式同傳統産業、業態、模式的融合發展,帶動傳統産業轉型升級,讓廣大人民更好分享創新收益、規避創新風險。


  中央經濟工作會議要求,“構建新發展格局明年要邁好第一步,見到新氣象”。加快構建新發展格局,堅持以國內大循環爲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這是根據我國國情和發展階段、發展環境、發展條件變化提出來的,有利于充分利用我國超大規模市場優勢和內需潛力,更好應對國際環境不穩定性不確定性明顯增加的挑戰,重塑我國國際合作和競爭新優勢。構建新發展格局,重在暢通國民經濟循環,重在強調集中力量辦好自己的事。爲此,需要重點解決影響國民經濟循環的難點,打通堵點,連接斷點,精准識別和管控風險源風險點,在此基礎上提升産業鏈供應鏈現代化水平,增強産業鏈供應鏈的穩定性和競爭力。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強調,“産業鏈供應鏈安全穩定是構建新發展格局的基礎”。比如,要實施好關鍵核心技術攻關工程,突破關鍵技術、核心技術瓶頸,幫助企業有效解決融資難融資貴融資繁和引進人才難的問題,加強産業生態和創新創業生態建設等。以國內大循環爲主體,不是“關起門來搞建設”,而是要更好發揮我國超大規模市場優勢和內需潛力,通過培育國內大循環更好地帶動參與國際大循環,通過參與國際大循環更好地引領提升國內大循環,使國內國際“兩種資源、兩個市場”更好地聯通互促,推進改革和開放融合提升,形成更加高質量、可持續的良性循環。


以推動高質量發展爲主題,以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爲主線


  此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要用好宝贵时间窗口,集中精力推进改革创新,以高质量发展为‘十四五’开好局”。我国仍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发展仍是解决一切问题的基础和关键。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建议》将经济发展取得新成效、改革开放迈出新步伐、社会文明程度得到新提高、生态文明建设实现新进步、民生福祉达到新水平、国家治理效能得到新提升,作为“十四五”时期经济社会发展要努力实现的主要目标。在此背景下,立足新發展階段、堅持新發展理念、構建新發展格局,都要求发展必须是高质量发展,是在明显提升质量效益的基础上统筹推进经济、社会、文化、生态各领域的高质量发展。只有这样,才能切实转变发展方式,统筹推动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和动力变革,更好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比如,在推进绿色发展的问题上,要注意引导培育推进绿色发展的内生动力,推进绿色发展由外部压力下的被迫选择转向提升质量效益竞争力、提升民生品质的自觉行为,实现绿色发展由运动式推进转向自主机制性推进。正因如此,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要求加大对科技创新和绿色发展的金融支持,并对做好碳达峰、碳中和工作,提升生态系统碳汇能力等做出明确部署。


  隨著我國消費水平的提高和消費結構升級,消費需求加速分化,日益呈現個性化、多樣化和優質化、服務化、綠色化趨勢,由此導致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重要性和緊迫性凸顯。近年來,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雖然取得了積極成效,但就總體而言,供給結構的調整升級仍趕不上需求結構調整升級的步伐。此次中央經濟工作會議進一步強調“要緊緊扭住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這條主線”,以此優化供給結構和供給質量,增強供給體系面向需求、順應需求特別是創新供給激活和引導需求的能力,提升供給體系對國內需求的適配性。爲實現這一目標,需要結合構建新發展格局特別是完善擴大內需的政策支持體系,推動形成需求牽引供給、供給創造需求的更高水平動態平衡。


堅持穩中求進工作總基調,堅持紮實推進共同富裕,堅持統籌發展和安全


  面對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我國發展面臨的不穩定不確定性風險明顯增加。此次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強調,“疫情變化和外部環境存在諸多不確定性,我國經濟恢複基礎尚不牢固”“疫情沖擊導致的各類衍生風險不容忽視”,並再次強調堅持穩中求進工作總基調,這是堅持底線思維,做好明年以及“十四五”時期經濟工作的基本要求。


  實現共同富裕是社會主義的本質要求。經過改革開放40余年的發展,到2019年我國人均GDP已經超過1萬美元,但仍有超過20%和40%的農村居民年人均可支配收入分別低于4300元和9800元,仍有超過20%和40%的城鎮居民年人均可支配收入分別低于15600元和26800元。在此背景下,構建新發展格局,堅持擴大內需這個戰略基點,需注意同改善國民收入和財富分配格局更好地結合起來,切實做好“著力提高低收入群體收入,擴大中等收入群體”的文章。只有這樣,才能更好地實現好、維護好、發展好最廣大人民根本利益,也才能更好地全面促進消費。更加重視推進共同富裕,不僅是堅持以人民爲中心的發展思想的本質要求,對于實施擴大內需戰略也有重要意義。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強調“擴大消費最根本的是促進就業”“要把擴大消費同改善人民生活品質結合起來”。目前我國多數傳統産業已達到或接近規模峰值,可供開拓的潛在市場空間有限。但如果能切實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推動不同收入群體之間形成層次跟進、接續持續的收入增長“雁陣”,將更加有利于培育我國超大規模市場優勢和內需潛力,也更有利于推進增進民生福祉落實落地。比如,若當前我國低收入戶、中間偏下收入戶的收入水平分別能夠達到中間偏下收入戶、中等收入戶的收入水平,那麽許多傳統産業的市場仍有較大的擴張潛力。因此,明年以及“十四五”時期要更加重視促進共同富裕。當然,促進共同富裕不僅是提高收入水平和縮小收入差距的問題,還包括夯實基礎設施和公共服務供給保障、實現更加充分更高質量的就業等方面。


  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指出,“要抓好發展和安全兩件大事,有效防範化解各類經濟社會風險,高度重視安全生産和防災減災工作,堅決防範重特大事故發生”。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強調,“統籌發展和安全,建設更高水平的平安中國”“把安全發展貫穿國家發展各領域和全過程,防範和化解影響我國現代化進程的各種風險,築牢國家安全屏障”“確保國家經濟安全”。面對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不僅傳統安全因素出現重大變化,而且非傳統安全因素的影響也在迅速凸顯,如經濟安全、金融安全、恐怖主義、網絡安全、生物安全等。大國之間、區域之間的競合關系顯著複雜化,新科技革命和産業變革正在帶來新的不穩定性不確定性,並加劇全球安全風險。因此,“十四五”乃至更長時期,很可能是我國各種矛盾、風險的多發易發期,容易給我國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帶來更多新的挑戰。在此背景下,只有統籌發展和安全,從最壞處著眼、做最充分准備,才能爭取最好的結果。通過“准確識變、科學應變、主動求變”“提高風險預見預判能力”,更好地防範應對我國現代化進程面臨的各種安全風險和挑戰,減少各種灰犀牛、黑天鵝事件可能帶來的損害,更好地實現經濟行穩致遠、社會安定和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