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育人專欄】李祥:廿載IT情,一生教育心

來源:黨委宣傳部發布者:陶慧發布時間:2019-10-18


记者 金苑 余冰洁 闵晓瑞


  從教近20年,李祥對教學的熱愛從未減少,對編程更是愛得深沈。他說,自己最大的愛好就是編程,遇上同樣愛編程的同事出差住在一間房,那麽倆人就甭睡了,可以拿起電腦邊敲代碼邊探討,一直到深夜。


  執著的熱愛,使他在編程與教學路上保有常人難以企及的激情。每個學年400多課時的教學任務,課下還提供24小時QQ咨詢服務,兼任IT協會指導老師,暑假也獻給了集訓的學生。偶爾也會覺得疲憊,“實際上,生活和工作的確很難協調,疲憊過後想想學生和編程,又來了幹勁兒”。


  這份疲憊和幹勁兒帶來的,是湖北經濟學院計算機專業學科競賽的佳績連連。2019年3月,李祥和其他指導教師一起帶領學生在第四屆中國高校計算機大賽團體程序設計天梯賽(以下簡稱“天梯賽”)中,獲全國團隊三等獎1項、湖北省團隊一等獎1項、三等獎2項,並榮獲“湖北高校一等獎”。同年3至5月,又帶領學生在第十屆藍橋杯全國軟件和信息技術大賽(以下簡稱“藍橋杯大賽”)上獲157個省級獎項和26個國家級獎項。


  在省內高校中,這份佳績實屬傲人。李祥坦言,壓力不小,“如果我不繼續拼命搞,以後怎樣繼續取得好的成績?”


好課堂,培養好學生


  李祥與計算機的結緣頗爲有趣。


  計劃經濟時代,他的父親在某批發企業的管理部門任職,負責監管工廠産品的生産和供應,一天到晚撥弄算盤。李祥耳濡目染,也掌握了一手算盤的絕活兒。父親認爲,計算是非常重要的工作,兒子將來的專業得解決這個難題,于是,替兒子填報了計算機專業。


  1989年李祥大學畢業時,國內很多企業還沒有引入計算機,李祥在工作了一年之後,工作單位才正式擁有了計算機。從那時起,他開始做軟件研發和系統維護管理工作,和編程結下了不解之緣。


  雖然在企業工作了10余年,李祥內心卻存有一個教師夢。“上小學和中學時,遇到了幾位非常好的老師,他們讓我覺得課堂教學,是一種能夠讓學生享受其中的樂事,激發了我想當老師的願望。”2000年,當他看到湖北商業高等專科學校(現湖北經濟學院)的招聘啓事時,原本有教師情結的他毫不猶豫地投遞了簡曆,經過層層篩選,2001年正式入校成爲教師。


  在前幾年的授課過程中,他發現一味按照教材順序授課,效果並不好,學生必須掌握的一些重要知識和技能沒有得到充分的學習和訓練。爲此,他參考了國外的相關書籍,結合實踐經驗,對授課順序進行了調整,使之更符合人的認知規律。


  最典型的就是在《C語言程序設計》中,將遞歸與循環的先後順序顛倒。在這門課中,遞歸是重要且困難的內容,很多學生無法理解。國內的教材都把遞歸放在循環後面講,學生一旦學會了循環,就很難接受遞歸的思想,很多學生對此有畏難情緒。李祥試著把遞歸放到循環之前講解,學生們感到非常神奇。他把遞歸比作“心想事成”,學生用遞歸方法來解決問題,“你想它是什麽,它就成了什麽!”自己腦中的想法變成了現實。而循環則是“腳踏實地”,根據實際步驟反複執行,直至完成任務。通過調整授課順序,先講遞歸、後講循環的方式,幫助學生掃除了障礙,打開學生解決問題的思路。


  在他的課堂上,最爲學生所稱道的是,李祥精心制作的多媒體課件,一改往常晦澀理論的堆砌,巧妙地利用動畫來演示操作過程。軟件Q1841班許夢嬌親切地稱呼他爲祥哥,“我們現在在學《數據結構》,有線性表和二叉樹,教材寫得不是太好懂,祥哥卻能把複雜的問題簡化,用有趣的形式傳授給我們,大家聽完就明白了。”她表示,李老師的PPT會有各種對比圖和動畫,每個動畫都對應著要處理的操作,“我們在學‘棧和隊列’時,他用鐵軌上的車皮來演示棧和隊列的進出過程,還舉出銀行的叫號機和我們在食堂排隊打飯的例子。”


  爲了提高學習的積極性和趣味性,李祥還經常在課堂上現場寫程序,通過一步步地推導,讓學生直觀地了解編程思路和具體操作過程。出錯是編程過程中常有的事。現場寫程序出錯的時候,往往能吸引學生一起來找錯誤,有時候李祥甚至故意制造錯誤,這樣一來,勾起了學生的興趣,也鍛煉了大家的排錯能力。


  遇到實踐型課程,如《程序設計課程設計》這門課程,通常情況下,老師只需布置設計任務,由學生自主完成設計,老師最後驗收即可。但由于這是學生入學後第一次獨立設計一個較大的程序,缺乏必要的經驗,李祥增加了教學環節:引入一個實際的案例,把“自頂向下、逐步細化”等軟件工程的理念在案例中展現出來,讓學生學會正確的設計方法,不再盲目地照搬網上搜來的各種錯程序。等到課程設計結束時,李老師還要請每一位學生上台演示自己的設計成果,培養學生的言語表達能力和上台講話的勇氣。借此機會,學生與老師可以深入交流和溝通,其他學生也能互相借鑒。雖然這種驗收方式費時費力,但他一直堅持這麽做。


  隨著從教生涯的延長,李祥從在課堂上飽含熱情到注重提升授課內容的技術含量,著力適當拓展延伸內容,引入工程化方法,更好地對接企業的人才需求標准。拓展的教學內容包括如規範的程序書寫格式、多文件的大程序架構方法等。“寫多文件的大程序很有必要,教材上只有單文件的小程序,我就自己在課堂上和作業裏補充這些內容,讓學生學會架構大系統。”因此,李祥教過的學生找工作時顯示出明顯的優勢,他們在企業的筆試環節遇到的考題,有些就是在學校做過的作業,處理起來得心應手。


真訓練,錘煉真本領


  近幾年是計算機專業學生獎項的“豐收年”。


  在去年的第三屆“天梯賽”上,我校在湖北省獲得2項省級團隊二等獎和1項省級團隊三等獎,總成績位列湖北省第3名,榮獲“湖北高校一等獎”,並奪得1項全國團隊三等獎。在今年的第四屆“天梯賽”上,我校在湖北省獲得1項省級團隊一等獎和2項省級團隊三等獎,總成績位列湖北省第2名,再獲“湖北高校一等獎”,再次奪得1項全國團隊三等獎。我校取得的成績超過了省內多所理工類高校。


  在去年的第九屆“藍橋杯”大賽上,我校在軟件類本科組個人賽的省賽中共獲得89個省級獎項和16個國家級獎項,學校獲得“全國優勝學校獎”。


  在今年的第十屆“藍橋杯”大賽上,我校在軟件類本科組個人賽的省賽中共獲得157個省級獎項和26個國家級獎項,學校再獲“全國優勝學校獎”。我校學生的獲獎比例超過全國平均水平。


  豐收,源于經年累月的課堂教學;源于PTA系統應用後的大量練習;也源于暑假的集中式培訓。


  李祥別具一格的授課風格、與實踐緊密結合的授課內容和根據情況及時調整的進度安排,使得學生們在課堂的收獲大大提升。經常有蹭課學生來到課堂上旁聽。


  2016年起,李祥開始嘗試利用現代網絡技術手段,大面積使用PTA進行輔助教學。PTA系統是浙江大學開發的教學輔助系統,該系統提供學生作業的自動批改功能,包括客觀題和程序設計題。學生在該系統上做題,可以立刻知道結果是否正確,繼而修改錯誤,重新提交,大大地提高了學生刷題的積極性。


  “好學生喂不飽,作業發布出來沒多久就全部做完了。”他笑著說出這個“幸福的煩惱”。爲了讓學生們有題可做,李祥開始了自己的PTA出題之路。這些習題,不僅要寫題面文字,還要有正確答案,更重要的是要爲每一個題目提供一批精心設計的測試數據——系統要靠這些數據把學生作業中的錯誤檢測出來。爲了達到教學目的,李祥針對每個題目的要求設計對應的測試數據,使錯誤的程序無法通過。“如果題目要考察算法的執行效率,我還要專門編寫程序來生成上萬的測試數據。學生必須寫出符合要求的高效算法才能得分。”正因如此,設計測試數據的時間往往比出題目的時間多好幾倍,一整天下來只能出三、四道題目。


  白天題目出不完,只好晚上繼續熬夜出題。他出的作業題幾乎全是自己的原創題目,網上搜索不到相關題目和答案。“我自己出的題都有相應的教學目的,直接在系統裏找其他老師出的題,有時並不能完全符合我的教學意圖。爲了達到教學目標,只好自己去編題,所以我在PTA上出題花的時間非常多。”他打趣說:“這幾年經常熬夜出題,頭發就是這麽熬白的。”


  李祥孜孜以求設計出最貼合課程內容、最符合學生實際的題目,目前已超過了1000道題目,並且仍在不斷增補和修訂。根據最近公布的信息,我校在PTA上的出題量位居第四。受益于大規模的習題訓練,李祥發現學生的專業能力有明顯的提高,學弟學妹們開始在學科競賽中超越學長學姐。


  在以“藍橋杯”“天梯賽”爲主的學科競賽中,李老師和軟件工程系的其他老師一起挑起了指導的擔子,一幹就是10年。每年暑假,他們都對參賽學生進行爲期一個月的集訓。集訓課的內容不同于正常教學,內容多、難度大,老師的備課壓力比較大。李老師承擔的是“C語言的高級技術和相關算法”的教學任務,這些年來他從來沒有過假期。2014年的暑假,他父親不小心摔倒,膝蓋受傷,在臥床養病期間,李祥每天清早把家裏的事安頓好後,就匆匆趕往教室。


  “藍橋杯”大賽是目前國內規模最大的程序設計類學科競賽,包括北大、清華在內的超過1200余所院校,累計20萬余名高校學子報名參賽。“雖然藍橋杯大賽沒有被列入教育部的學科競賽榜單,但它是一個普通學生可以夠得著、對專業能力提升非常有益的比賽。通過參加比賽,編程能力上去了。”比賽獲獎的學生,其優勢非常直觀地體現在就業上,這些學生很容易找到理想工作。“只要學生能有所得,我們都很願意投入時間幫助他們。”


  “目前,被列入教育部學科競賽榜單的程序設計類競賽只有ACM-ICPC大賽一項,它是美國計算機協會主辦的世界級比賽,題目難度非常大,而且是全英文的,對于我們的學生來說太難了,首先看懂題目都是一個大問題。該比賽獲獎的國內高校大多爲985、211院校。”李祥表示,目前他們也在尋求解決方法,主動向其他學校學習借鑒,後面也將著手准備提高我校學生參與國際賽事的能力水平。


愛學生,也愛編程


  李祥還記得,做教師的頭幾年,計算機專業的學生多是從其他專業調劑而來,計算機專業難度大、學生學習熱情低,他身爲專業老師,爲了把學生引進門,頗費了一番功夫。


  爲了讓大一新生愛上這個專業,每個學期他們都會邀請已畢業的學生回校開講座,與在校生暢聊計算機專業的就業情況、工作內容和發展前景等。現在,這項工作已經成了日常工作,每個學期都會和學辦的老師一起聯系畢業生,請他們介紹IT行業的現實情況。


  一些新生在入校時,對于計算機的基本操作一竅不通。爲了消除學習的障礙,防止學生産生畏難情緒,李老師作爲IT協會的指導老師,每年通過協會組織“打字比賽”,讓學生學會正確的打字指法,將個人賽改爲團體賽,比賽結果取團隊平均成績作爲排名的衡量標准,使全體學生都行動起來,相互督促、共同提高。


  打字方法掌握了、編程能力提升了,又發現不少計算機專業學生內斂、不善表達。作爲畢業論文指導老師,不僅要注意專業問題,更得琢磨文章的語言表達問題。“常常覺得自己更像個語文老師。”有一年,李祥召集了一幫學生爲一位畢業生作模擬畢業答辯。不料,原本對畢業論文非常熟悉的同學,在人前講話磕磕絆絆、理不清頭緒,李老師陪著他反複演習到了深夜,錯過了宿舍閉門時間,只好將學生帶回家繼續演練。臨睡前,還親身示範答辯流程,幫學生梳理邏輯線條,講述答辯注意事項,最終該生成功通過答辯,還被評爲“優秀”。


  “這是蠻有意思的一件事,是一輩子的回憶,也因此和這位學生的感情不一般。”李祥笑著回憶道,這位學生工作以後還常常與他聯系。執教期間,李祥多次指導本科生畢業論文獲評“省級優秀論文”。


  程序設計課程難度大,學生在遇到困難後如果不能及時克服,就會産生挫敗感,學習的積極性和主動性下降。爲了避免這樣的情況,李老師每個學期都會創建課程學習的QQ群,全天候響應學生的提問。


  偶爾也有心煩的時候。比如,有些學生把課上反複強調過的問題,再次提到QQ群裏,期望再講一遍;還有學生直接把作業題發到群裏求答案,完全不去思考和研究。“我擔心自己的有問必答會成爲某些學生課上不聽講、課下不思考的阻礙,所以現在正在慢慢修正我的輔導方式,對于某些反複強調過的問題和過于簡單的問題,我會冷處理,等待學生自己尋求答案,實在解決不了時再和他溝通。”


  對于這樣枯燥、重複的訓練和答疑,李祥在近20年裏反複做著。而計算機領域變化莫測,企業應用更是日新月異,倘若只局限于日常工作,很難跟上時代發展的步伐。已經被課程與培訓任務壓得喘不過氣的老師們,極難抽身去學習最新的技術,這也讓課堂教學內容存在落伍、掉隊的風險。


  最近,他正在琢磨如何利用網絡教學平台,把課堂教學內容錄制成視頻,供學生自習和複習,提高教學效率,同時也爲老師自己贏得一些時間來提升自身的專業實力,思考如何改進教學方法。


  李祥在十幾年前還是湖北省歌舞劇院愛樂合唱團的一員,後來,因工作繁忙,經常缺席合唱團的排練和演出活動,最後只能退出合唱團,一心一意寫程序,他說自己現在最大的愛好就是寫程序。指導學生競賽的老師們,也全都是編程愛好者,大家只要坐在一起,就會津津樂道討論各種算法問題。


  日常教學和學科競賽,占據了李祥幾乎所有的時間。尋求生活與工作的平衡,讓他感到苦惱,尤其是近年來身體屢屢傳出吃不消的信號。“我也很矛盾,很不舍。但我既想上好課,又想帶好比賽,只好繼續做下去。”


  李祥坦言,後續將尋找更加高效的方法,比如開通網絡課程、梳理常見問題的答案、培養精幹的學生團隊等,讓更多的學生可以通過多種形式參與到自己的課堂教學和競賽訓練中。